第二十九章孤单(30/84)

 新闻资讯     |      2020-06-04
崔斯特走回石笋群,回到玛索吉。赫奈特的尸体身边。他别无选择,只能杀死他;是玛索吉掀起战瑞的。这个事实并无法驱赶崔斯特看着尸体时内心的罪恶感。他杀死了一名黑暗精灵,夺去了同族之人的性命。难道他和扎克纳梵一样,也被困在数百年以来未曾消失的馅阱中,被禁锢在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中。“绝对不会再发生了,“崔斯特对尸体立誓道。“我再也不会杀死任何的黑暗精灵。“他厌恶地转过身,一看见那闪着妖异光芒的魔索布莱城,他立刻明白,如果他坚守自己立下的誓言,在那里恐怕活不了多久。当崔斯特循路走回魔索布莱城的时候、一千种可能性在他的脑中纠缠翻滚着。他把这些思绪都强压到一边,不想蒙蔽住自己的警觉性。纳邦德尔时往的光芒已经逐渐升高,黑暗精灵的白昼已经开始了,城市的各个角落都开始活跃起来。在地表居民的世界中,白昼是较为安全的时段,光明会揭露出暗杀的计划。但在魔索布莱城的永劫黑夜中,黑暗精灵的白昼比夜晚更危险。崔斯特小心地挑选路径,避开贵族庭园的巨蕈围栏,因为赫奈特家族就位于该处。他没有遇到任何的敌人,很快就抵达了杜至登家族安全的势力范围。他冲进大门,一言不发地挤开那些士兵,推开了阳台底下的守卫。家中泛着一股诡异的静默,崔斯特料想他们应该全部都起床备战了。因此,他对这仿佛停滞的宁静没有多想,直接奔向和克纳梵的房间和练功房。他在练功房的石门外停了下来,手紧握着门把不放。他能够对父亲提出什么建议?离开?一起离开吗?他和利克纳梵在幽暗地域危机四伏的的隧道中并肩作战,迎击避无可避的敌人,同时不停逃避黑暗精灵统治下无边无际的罪恶感?崔斯特喜欢这个想法,但他现在站在门口,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说服札克这样做。如果他愿意这样做,札克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但是当崔斯特询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武技长的面孔苍白的可怕。他们真的被马烈丝主母所设计的邪恶蛛网络团团困住了吗?崔斯特赴开了这忧虑,札克不过几步之遥新闻资讯,没必要跟自己钻牛角尖吧!练功房和屋中其它的地方一样的安静。人安静民。崔斯特并不认为父亲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新闻资讯,但有些事情不对劲。父亲的气息似乎也消失了。崔斯特知道一定出了什么事新闻资讯,走向父亲房间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狂奔。他门也不敲他直冲进去,毫不意外地发现床铺也是空荡荡的。“马烈丝可能派他出去找我了,“崔斯特推断道。“该死,我又给他惹麻烦了!“他转身要离开,但有样来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并且让他留在房间中——那是札克悬挂配剑的腰带。武技长即使只是离开房间在屋内闲逛,他也绝对不可能不配剑。‘你的武器是你最信任的同伴,“札克告诫过崔斯特几千次。“永远把它带在身边!““是赫奈特家族吗?“崔斯特怀疑是否敌对的家族趁他半夜和玛索吉死斗的时候悄悄地利用魔法突击了此处。但是,整座大院无比宁静,如果发生了这等重要的事情,士兵们一定会知道的。崔斯特捡起腰带仔细检查。没有血迹,看起来也是配戴者自己解下来的样子。不是敌人将这腰带强扯下。武技长的背包也完好无缺地放存一旁。“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崔斯特大声地问。他将腰带放上,却将背包挂在肩膀上;转过身,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在他跨出门之前,他意识到自己得要看看其它的家人如何。也许有关和克的这个谜团到时会真相大白。随着崔斯特不断往神堂走去,恐惧逐渐在崔斯特的心中累积。会不会是马烈丝,或是其它人伤害了札克?又是为什么?这想法对崔斯特来说似乎不合逻辑,但让他的每一步都犹豫不决,仿佛某种第六感觉对他发出警告。依旧一个人都没有。在崔斯特伸手敲门之前,神堂雕工华丽的门在魔法的运作下静默地打开了。他先看见了坐在宝座上的主母,对方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当他走进的时候,崔斯特的不适感并没有消退。所有的家人都在那边:布里莎。维尔娜和玛雅都在母亲的身边。锐森和狄宁则是服从地站在右方的墙边。所有的家人都到齐了,只有札克例外。马烈丝主母小心地打量着儿子,注意到他身上许多的伤口。“我不准你离开家,“她对崔斯特说,脸上却没有怒容。“你到底跑哪里去干了?““札克纳梵呢?“崔斯特反问道。“回答主母的话!“布里莎对他大喊,腰间的蛇首鞭突然变得十分刺眼。崔斯特瞪着她,她忍不住退缩了。一股如同札克早先赏给她的寒意渗入她的骨髓。“我下令你不准离开家, 云南11选5官网“马烈丝再说道, 云南11依旧不寻常的冷静。“你为什么违抗我的命令?““我有事要处理, 贵州快3走势图“崔斯特回答道, 贵州快3开奖网“很紧急的事情。我不想要用我的私事打扰您。““我们就快要宣战了,儿子,“马烈丝主母解释道。“你独自一个人在城中很危险。杜垩登家族现在可不能够失去你。““我的事情必须要自己处理才行,“崔斯特回答。“完成了吗?““是的。““那么我想你应该不会再违抗我的命令。“这些话语变得更冷静,但崔斯特立刻明白背后所隐藏的威胁。“那么就来谈谈其它的事情吧,“马烈丝继续道。“札克纳梵呢?“崔斯特大胆地再次问道。布里莎压低声音咒骂着,从腰带间抽出了鞭子。马烈丝对她的方向一伸手,阻止了她。在这关键的片刻,她们需要技巧,而不是暴力来安抚崔斯特。在赫奈特家族被解决之后,有的是时间可以处罚他。“你不用再担心武技长了,“马烈丝。“就在我们谈话的同时,他正为了杜垩登家族单枪匹马的出任务。“崔斯特一个字也不相信。札克绝对不会丢下自己的武器。崔斯特隐约已经知道了真相,但他的心不愿意接受。“现在来有关讨论赫奈特家族的事,“马烈丝对众人说。“我们两家今天可能就会第一次交锋。““我们已经交过手了,“崔斯特插嘴道。所有的视线都转向他,都集中在他身上的伤口。他想要继续询问有关札克的问题,但是知道这只会替自己和札克惹上更大的麻烦;如果和克还活着的话。也许他可以套出更多的线索来。“你遇上了?“马烈丝问道。“你知道那个无面者吗?“崔斯特问道。“学院的大师,“狄宁回答道,“术上学校的家伙。我们常常和他打交道。““他以前对我们很有用,“马烈丝说,“但,我想现在不一样了。他是赫奈特家族的人,加尔卢司。赫奈特。““你错了,“崔斯特回答道。“他曾经是,但现在他是艾顿。迪佛。不过,这也是过去的事了。““我就知道两者有关连!“狄宁突然明白了。“当迪佛家族陷落的那晚,加尔卢司应该要杀死艾顿的!““看起来艾顿。迪佛是最后生存的强者,“马烈丝沉吟道,新闻资讯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席娜菲主母收养了他,利用他的身份,“她对家人解释。她的视线随即回到崔斯特身上。“你和他交过手?““他死了。“崔斯特回答。马烈丝服中露出欣喜之色。“又少了一个要对付的法师。“布里莎把鞭子放回腰间,说道。“两个,“崔斯特纠正道,但是他话声中并没有任何夸耀的意味。他对自己的行为并不感到光荣。“玛索吉。赫奈特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儿子!“马烈丝主母大喊着。“你让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占了先机!“她看着所有的家人,除了崔斯特之外,每个人部被她的兴奋所感染。“赫奈特家族明白了自己处在劣势之后,可能就不敢攻击我们了。但我们可不能放过她们!我们今天就要彻底消灭她们,成为魔索布莱城的第八家族!德蒙。纳夏斯巴农的光耀永驻!““我们必须马上行动,家人们,“马烈丝的手兴奋地摇动着。“我们不能够再等对人攻击了。我们必须主动出击!艾顿。迪佛现在已经死了,这场战争的正当世已经消失了。执政议会一定知道赫奈特家族的动向,在她家中的两名法师都阵亡、先机已失之后,席娜菲主母是会尽全力阻止这场战斗的。“当其它人开始和马烈丝讨论战术的时候,崔斯特的手下意识地伸进札克的背包中。“札克呢?“崔斯特用压过吵杂的音量大声说。静默如同骚动的开始一样突然地笼罩着这个房间。“你不需要担心他,儿子,“虽然儿子十分无礼,但马烈丝依旧迂回地安抚他。“你现在是杜垩登家族的武技长了。罗丝女神原谅了你的冒犯;你现在不用再背负沉重的罪名。你的人生将重新开始,达到光耀的顶峰!“她的话语如同锐利的刀锋一样刺进崔斯特的身体。“是你杀了他,“他低声说,他没办法将这冲击性的事实压抑在心中。主母的面孔突然之间笼罩在强烈的怒气中。“害死他的是你!“她对崔斯特大吼。“蜘蛛神后要我们为你的冒犯付出代价!“崔斯特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但你还是活了下来,“马烈丝再度自在地坐回宝座,“就像那个精灵孩童一样。“房间中吃惊的不只狄宁一个人。“是的,我们发现了你的诡计,“马烈丝轻蔑地说。“蜘蛛神后什么都知道,她要我们为此付出代价。““你牺牲了札克纳梵?“崔斯特虚弱地说,他几乎无法将这几个字通出双唇。“你把他献给了那该死的蜘蛛神后?““如果是我就不会这样称呼罗丝女皇,“马烈丝警告道。“忘记札克纳梵吧,他已经不重要了。看看你的新生活,我的战士。一切的荣耀都在你手边,今人骄傲的职位在等待着你。“此刻,崔斯特的确在审断着自己的人生;旁观着这个以黑暗精灵鲜血所铺成的未来,一个必须永无止尽战斗的未来。“你没有别的选择,“马烈丝发现了他内心的挣扎,于是对他说。“我可以让你活下来。相对的,你必须和札克纳梵一样听从我的号令。““就像你遵守对他的约定一样。“崔斯特嘲讽地说。“我没有破坏约定!“马烈丝主母抗议道。“札克纳梵是为了你自愿躺上祭坛的!“她的话语只让崔斯特难过了片刻。他不会把札克纳梵的罪归咎于自己!不管是面对地表精灵或是身处在这邪恶的城市中,他都已经尽力了。“我的提议非常优越,“马烈丝说。“我在所有的家人面前邀请你。我们两个人都会从中获益的……同意吗,武技长?“当崔斯特看着马烈丝冰冷的双眸时,他的脸上漾起笑意。马烈丝将这当作同意的笑容。“武技长?“崔斯特复领道。“恐怕不会吧。“马烈丝又再一次的误会了。“我看过你作战的样子,“她争论道。“同时对付两名法师!你不要太妄白菲薄了。“崔斯特差点因为她话语和现实的反讽而忍不住笑出来。她以为他会和利克纳梵一样犯下同样的错!掉进同样的陷队,再也爬不出来。“是你小看了我,马烈丝。“崔斯特冷静的语调中带着威胁。“要冠上主母的称号!“布里莎要求道,但是她发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她身上,只得安静地静观其变。“你要求我服从你恶毒的命令,“崔斯特继续道。他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紧张地玩弄着兵器或是准备着法术,随时准备击倒眼前这个亵读的叛逆之子,但他一点也不在乎。当时蛇首鞭痛苦的回忆提醒了他对这种愚行的惩罚是什么。崔斯特的手指拈起了一个圆球形的物体,鼓起勇气,明白自己别无选择。“它们都是谎言,就像我们——不,是你们的族人——一样,都生活在谎言中!““你的肤色和我一样的乌黑!“马烈丝提醒他。“你是个黑暗精灵,但是你根本不明白这真正代表的意义!““不,我明白这代表什么意义。““那就照着规范行事啊!“马烈丝主母命令进。“你的规范?“崔斯特反问道。“但你的规范也不过只是个他妈的谎言,和那个你们当作神的鬼蜘蛛模样!““该死的混蛋!“布里莎举起蛇首鞭。崔斯特先她一步。他从札克纳梵的背包中掏出那陶瓷的圆形小球。“真正的神会让你们全都下地狱的!“他大喊着将小球丢向地面。随着小球的破碎,里面一个附着着强光魔法的球体爆炸开来,他闭上限,让这炫目的强光刺伤所有人敏感的眼眸。“叫蜘蛛鬼后也一起下地狱去吧!“马烈丝跟着后退,把宝座一起撞倒,轰然一声跌落在坚硬的地面上。随着那道突如其来的强光,房间中四下都传来了慌张的哀嚷声。维尔娜好不容易才恢复了镇定,施展了逆转的神术,让房间恢复了正常的光度。“抓住他!“马烈丝依旧没有完全从刚刚落地的震撼中恢复过来。“我要他死!“其它人根本无法执行她的命令,而崔斯特早已离开了房间。随着星界寂静的风,那召唤飘了过来。黑豹不顾身体的疼痛,倾听着那熟悉,让人心中流过道暖流的声音。接着,黑豹开始奔跑,全心全意地准备迎接新主人的召唤。不久之后,崔斯特悄悄地走出狭窄的隧道,关海法陪伴在他身边。一人一兽走过学院的广场,最后一次俯瞰魔索布菜城。“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崔斯特静静地问黑豹,“这被我称作家乡的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在血统和和外表上都是我族人的家伙,但我却和他们毫无任何牵连。他们已经永远的迷失在这永劫的黑夜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崔斯特回头看最后一眼,低声说。“被诅咒的灵魂,就和札克纳梵一样,可怜的札克。我这么做是为了他,关海法。他无法离开,但我却可以。他的人生让我学到了教训,那是一篇刻满了马烈丝主母虚伪承诺的漆黑卷轴。““再见了,札克!“他的声音仿佛宣泄出一切的遗憾和怒气。“父亲。请记住,当我们在此生结束之后再会面的时候,那绝对不会在我族之人注定接受的火之炼狱中!“崔斯特示意黑豹和他走回隧道,也就是通往幽暗地域的入口。崔斯特看着黑豹轻快的步伐,觉得自己能够找到有同样灵魂的真正朋友实在是太幸运了。在魔索布莱城势力范围之外的幽暗地域中,他和关海法将会面临许多的挑战。他们将会孤单无依,但是,对崔斯特来说,这比深处无数邪恶的黑暗精灵之中要好得太多了。崔斯特跟着关海法踏进隧道,离开了魔索布莱城。

原标题:再次礼敬辽阳市援鄂战疫英雄

  北京时间 5 月 8 日,天海俱乐部内部召开会议,针对万通赞助以及准入问题进行深入沟通,商讨结果不尽人意。

,,福建快3